占全球40%金属镁的榆林,终于出产了第一件终端产品


占全球40%金属镁的榆林,终于出产了第一件终端产品

有一个说法:世界镁业看中国,中国镁业看榆林。2017年中国原镁产量达102.2万吨,其中神府共生产原镁46.66万吨,占全国45.7%,占全球40%左右。


榆林已成全国最大、全球重要的原镁产地,被誉为“世界镁都”甚至直接影响着全球金属镁的市场行情。


但可惜的是,直到不久之前,榆林才出产了第一件金属镁终端产品。

这是榆林金属镁产业向前迈的一大步——榆林首件金属镁深加工产品安全帽在府谷面世。


这个安全帽由府谷县一家镁业有限公司金属镁深加工产业链试生产。相比普通安全帽,它质量较轻、散热好、强度高,而且承受冲击载荷能力比铝合金大。


它的面世,标志着榆林金属镁产业实现了向镁合金深加工产业链的真正延伸,也是榆林金属镁深加工产业的一大进步。


为什么这么说呢?


镁被誉为21世纪最具发展潜力的轻质结构材料。榆林是我国重要的金属镁生产基地,目前已初步形成煤—电—兰炭—硅铁—金属镁—铝镁合金上下游产业配套齐全、具有榆林特色的循环经济模式。但这个产业链条目前还很单薄。


原镁产量在全球都这么有分量的榆林,金属镁产业却主要集中在上游,镁及镁合金的深加工产业发展相对滞后,产业链附加值不高。


而且打脸的是,榆林金属镁的定价权一直掌握在河对岸的山西人手里。很多年来,一直是他们吃肉,我们喝汤。


占全球40%金属镁的榆林,终于出产了第一件终端产品


没有深加工产品就意味着利润低。


新材料产业从业人员算过一笔账:“如果一吨镁锭的价格1.8万元,那么一吨镁合金粗制品的价格,超过3万元。”


当然,榆林人也不是不可惜这差价让中间商赚了去,一直在不停探索。


首先是提高一级镁锭出产占有率。府谷县这家金属镁公司通过原料质量控制、过程工艺控制等方式,将一级镁锭出产的占有率从原来的10%提升到了97%。


这对提高收益有很大帮助。一级镁锭每吨市场价格为17000元到20000元,要比二级镁锭高出500到1000元。


占全球40%金属镁的榆林,终于出产了第一件终端产品


该公司是全市转型升级示范企业,订单供不应求,年产金属镁2.8万吨。但即便如此,产品质量若不稳定,还是会失去很多高端客商。


为了在市场竞争中增加取胜筹码,榆林的企业开始发展镁及镁合金的深加工产业。神木的东风镁业着重研究了自行车轮毂的挤压强度,制造出产品轻、强度高的镁合金轮毂,接到了摩拜单车第四代轮毂的订单。


榆林人能想象吗,你去其他城市旅游扫辆摩拜出街,座下的轮毂跟你一样,都产自榆林。


这家镁业是榆林较早转型升级的公司,2014年时即建成2000吨/年镁合金压铸项目,也是榆林市当时唯一一家生产镁合金及合金压铸件的企业,发展已拥有一支专业的科研技术和生产团队。


占全球40%金属镁的榆林,终于出产了第一件终端产品


这家公司总经理赵刚2018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:“我们目前的金属镁产品毛利大概是8%至10%,通过这次转型升级以后,还能增加15%左右的利润,一年就能达到20多个亿的产值。”


2018年,陕西绥德一家镁合金材料公司联合东北大学等科研团队,成功生产出了多种高标准镁合金产品,一吨可以卖到4万元。


该公司生产的轮毂在欧美的高端车市场,利用率越来越高。而这种轮毂所用的材料,当时国内只有三家公司能生产。


生产出镁合金安全帽的府谷县这家镁业有限公司,在产业升级探索过程中,通过对原材料温度的控制以及核心技术的精准运用,使安全帽成品率大大提高,预计产品合格率能达到95%以上。公司共引进3台镁合金安全帽高压压铸设备,正式投产后日产量可达8000件以上。


占全球40%金属镁的榆林,终于出产了第一件终端产品


总经理李恒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:“产品上市后预计单个价格在30-35元左右,价格方面也有一定的优势。”


这些企业的探索,都旨在将原镁就地转化,提高金属镁的附加值。当然,效果也很明显,深加工产品的利润都有所增加。


目前榆林金属镁主要产品有温家鑫暖气片、共享单车轮毂、镁合金棒、新能源电动车轮毂、减速箱体、电动工器具外壳、高端别墅装饰护栏等。


榆林官方也在致力于推动金属镁产业发展。


2020年初榆林市长李春临在谈到榆林如何构建多元现代体系时,提到的接下来将要寻求突破的8个产业中,涉及金属镁的新材料产业被放在第一条。


其实,早在2017年在丝博会暨第21届西洽会上,榆林就宣布将建设具有全球竞争力的铝镁合金材料基地。


2019年12月,在央视财经频道《魅力中国城·魅力盛典》榆林市长李春临还曾专门为榆林镁站台。


占全球40%金属镁的榆林,终于出产了第一件终端产品


节目中,李春临特别介绍,榆林每年可为摩拜、滴滴共享单车生产供应轮毂120万件,为雅迪电动车生产供应轮毂150万件。镁合金轮毂仅是榆林经济转型中涌现出的众多产业链条中的“一个小产品”。


他说,榆林是全球金属镁产能第一大市,2018年生产原镁42万吨,产能占全球的40%以上,下一步将围绕镁产业的高终端,研发生产出更多高精尖领域的镁合金制品,不断提升“榆林镁”的全球竞争力和话语权。


占全球40%金属镁的榆林,终于出产了第一件终端产品


为此,榆林积极推动本地产学研深度融合,为金属镁产业提供技术支持。2018年榆林成立了国家镁合金材料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榆林研究中心,陕西省金属镁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。


拿此次生产出镁合金安全帽的府谷镁来说,府谷镁被榆林确定为府谷县首位产业,在资金、政策等方面给予倾斜。府谷也对产业进行了规划——《府谷县金属镁产业五年发展规划》,提出建设“中国镁谷·世界镁都”的战略目标。


2018年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镁业分会将金属镁研发中心落地府谷,为府谷金属镁产业发展提供了有力的技术支撑和服务。


榆林还实施品牌培育工程,推进“榆林镁”商标注册,建立镁产品追溯系统。